阅读更多" />

全球知名物聯網明星公司申請破產保護,最風光時曾被總統奉為座上賓

全球知名物聯網明星公司申請破產保護,最風光時曾被總統奉為座上賓

近日,海外媒體曝光法國知名物聯網公司Sigfox向法國司法機構提交了破產保護申請,Sigfox曾經是全球最引人注目的物聯網創業公司之一,如今陷入財務困境,不得不走向破產保護程序,其發展歷程值得物聯網業界思考。

近日,海外媒體曝光法國知名物聯網公司Sigfox向法國司法機構提交了破產保護申請,法國圖盧茲商事法庭接管了Sigfox及其子公司Sigfox France SAS(即Sigfox在法國的運營商),並開始尋找新的買家。

對於物聯網尤其是低功耗廣域網絡(LPWAN)從業者來說,Sigfox並不陌生,這家企業曾經是全球最引人注目的物聯網創業公司之一,在多個方面的率先創新給全球物聯網產業注入新的動力,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引領着某些物聯網領域的發展方向。

如今,Sigfox陷入財務困境,不得不走向破產保護程序,其發展歷程值得物聯網業界思考。

曾經享譽全球的明星企業今昔對比

Sigfox創辦於2009年,誕生於法國圖盧茲郊區被稱為“物聯網小鎮”的Labège,成立之初就專註於物聯網通信,定位提供低速率、低功耗、低價格且基於Sub 1Ghz的無線網絡通信服務。而其進入全球物聯網業界視野是從2015年開始的,因為在這一年2月,Sigfox宣布從7家重量級投資機構獲得投資1億歐元,這筆投資成為法國歷史上最大的一筆VC投資。物聯網創業公司獲得如此大規模的融資並不多見,因此該消息一經曝光,即刻成為行業熱點,吸引力大量的目光。

此後,這家明星企業繼續獲得多家知名投資機構和產業領軍企業的青睞,融資金額屢創新高,總融資額度近3億歐元。

可以看出,除了很多海外財務投資外,多家運營商、芯片廠商、公共事業廠商以及軟硬件巨頭們都對其進行過投資,Sigfox的股東陣容無比豪華。而Sigfox作為法國明星企業,其創始人兼CEO於2016年獲得了法國榮譽勳章,並作為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座上賓,參加各類高層工商業交流活動。

2017年,Sigfox迎來了最高光時刻,這一年Sigfox宣布其估值達到了10億美元,躋身全球獨角獸行列,而且啟動了IPO計劃,準備在2018年上市。不過,這一年也是Sigfox的轉折點,在高達10億美元的估值下,Sigfox融資變得非常困難,僅獲得馬來西亞主權基金的投資,而投資金額並未公布,且最終是否落實也不得而知。

Sigfox的模式需要大規模投資,而收入在短期內很難見起色。從2018年起,Sigfox不但沒有實現IPO,也未披露過融資信息,更為嚴重的是,其危機集中爆發出來,有媒體不斷爆出Sigfox出售部分國家的網絡、核心高管離職、裁員等消息,包括聯合CTO、CFO、網絡副總裁、運營副總裁、銷售副總裁等大量高管大規模離職。

而在2021年初,Sigfox的創始人兼CEO離開自己創辦的公司,也預示着這家明星企業加速衰落。

Sigfox向法國圖盧茲法庭提交的材料显示,由於新冠肺炎和芯片缺貨的影響,上一個財年該公司收入為2400萬歐元,凈虧損近9100萬歐元,而債務更是高達1.18億歐元。

過去幾年,該公司累計實現連接數僅2000萬,客戶數為5000個。這樣的經營業績,預期多年前規劃2023年達到10億級的連接野心想去甚遠。

曾經多個領域率先創新,但依然輸給現實

Sigfox在問世之初,物聯網通信技術還是更多沿用之前人與人通信的網絡,並未針對物聯網特點設置專門的網絡,尤其是廣域通信網絡,主要採用電信運營商的2G/3G公眾網絡,這些網絡是針對手機通信而生,並不適合物聯網的低功耗、海量連接、低資源消耗等特點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Sigfox的理念和創新反映了物聯網發展的趨勢,因此得到業界的認可。

在Sigfox成立之初,該公司創始人就認為,當前在能源短缺和頻譜昂貴的背景下,用傳統的蜂窩網絡承載大量的物聯網設備毫無意義,更好的辦法是將這些設備連接到一個專用的、可以支持數十億設備,網絡以不同的時間間隔發送相對較少的數據。Sigfox致力於在各國和地區部署全域覆蓋的一張運營商級廣域網絡,而這張網絡與傳統的蜂窩網絡不同,它專為低數據量的物聯網應用提供遠距離的連接解決方案。

因為傳統的蜂窩系統主要是用在語音和高速數據速率應用上的,無線空口比較複雜並且增加了成本和電源功耗,並不適合於低數據速率連接,而Sigfox網絡則提供了合適的連接方案。現實中大量物聯網設備僅需低頻傳輸少量數據,但對終端功耗要求極高,Sigfox使用了超窄帶調製技術,其數據傳輸帶寬僅為100bps,而少量站點即可支持數百萬設備連接,一個基站的覆蓋範圍達到傳統蜂窩網絡的10倍,連接的終端耗電量極低,可以支持10年左右。

很多機構或許很早有這一想法,而Sigfox是較早將這一想法付諸實施的企業。此後,蜂窩網絡領域的玩家們對物聯網也開始重視起來,MTC、eMTC、NB-IoT等標準都是針對物聯網的特點而對蜂窩網絡的改進,直至目前5G標準中的RedCap、無源物聯網等研究方向,都是對這一理念的延伸。

Sigfox的率先實踐,像一條“鯰魚”一樣攪動了物聯網市場,其融資的主要目標是用於部署覆蓋全球、專用於物聯網的網絡,一家創業企業致力於成為全球網絡運營商的野心,從一定程度上給傳統電信運營商帶來壓力,無怪乎Telefonica、NTT Docomo、SK電信等主流運營商如此熱衷於Sigfox的融資。

除此之外,Sigfox還在多個應用領域進行創新。例如早在2017年9月,Sigfox就推出了一款名為Admiral Ivory的廉價模組,價格僅約為0.2美元,這款模組可用於大量一次性使用的產品中,尤其是一些“用完可丟棄”的產品。Sigfox展示了在牛皮紙信封中嵌入該模組,當信封被打開時,就會觸發模組向後台發送一條文字消息,再實時發送給管理人手機,及時跟蹤信封的位置和情況。這樣的模組有超薄的電池、超薄的觸點,成本低至了近乎可忽略的程度,可以用於大量物流、零售等終端上。

雖然此後Sigfox這一0.2美元的廉價模組再無更新消息,但這一舉措代表着低功耗廣域網絡應用的一個重要方向。2017年11月,Semtech宣布投資了柔性印刷電池公司ImprintEnergy,推動超薄低成本的LoRa模組應用;國內企業縱行科技在2018年10月推出了一款ZETag廣域傳感標貼,使用成熟的印刷電池,總體模塊成本量產後可以做到1美元以下,其目標是將物聯網應用從耐用品擴展至易耗品,目前已為多家快件公司提供高附加值包裹跟蹤服務;沃達豐和拜爾公司也在去年推出了一款低成本超薄的NB-IoT跟蹤標籤,用於拜爾藥品的追蹤。

不可否認,Sigfox在多個方面最早開啟的創新模式給物聯網領域注入新的動力,尤其是打破只有電信運營商提供長距離連接的局面,且推出專註於物聯網的運營商級網絡服務。不過,Sigfox的這一創新是一把雙刃劍,也為其後續財務困境埋下了隱患。

在Sigfox光環加身時,藉助大量融資,以一家創業公司之力,將其網絡部署到數十個國家和地區。其商業模式是建設並運營網絡,一般分為自建和合作夥伴建設兩種,前者由Sigfox自身在當代成立專門公司,進行網絡部署和運營,如法國、西班牙、美國等地是Sigfox自建自營;後者由本地合作夥伴進行網絡部署和運營,Sigfox給予專利授權、技術支持、產業合作夥伴及市場支持,對網絡運營收入進行分成,這是其最主要的模式,大量國家和地區的Sigfox網絡都採用此類方式。其中,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地區分別由Unabiz和Thinxtra兩家公司來建設運營,Thinxtra還獲得了香港通信監管機構頒發的頻譜使用牌照。

然而,網絡建設運營是一個重資產的業務,投資巨大,需要快速將連接數做大,才能攤薄前期的投資。近年來,低功耗廣域網絡市場發展遠低於預期,加上NB-IoT、LoRa等其他技術的發展成熟,佔據了大部分的份額,Sigfox全球僅實現2000萬連接,能夠帶來的收入非常微薄。

Sigfox為緩解財務困境也曾做過一些努力,包括出售多個國家網絡資產、與谷歌雲合作降低平台成本,然而多年來堅持相對封閉的商業模式,使這些努力成為杯水車薪。而Sigfox對其他國家和地區授權運營商收取的高額費用,也引起這些運營商的不滿。

筆者曾在《物聯網明星企業被曝創始人離職,在NB-IoT和LoRa的夾縫中如何生存?》一文中從四個方面分析了Sigfox的啟示,包括市場格局、技術演進、產業生態和市場定位。可以說,Sigfox從風光無限到落寞的過程,絕不是它在破產保護申請中所說的“新冠肺炎和芯片缺貨”的原因,而是自身長期以來以上四個方面因素累計的結果。

曾經在中國市場的嘗試也不了了之

作為曾經全球物聯網明星企業,Sigfox必然不會忽視對中國廣闊的市場開發,只是經過屢次嘗試,最終都沒能落地。

Sigfox首次嘗試進入中國市場是在2018年1月,法國總統馬克龍訪華期間,中法雙方簽訂了多個雙邊合作項目,其中Sigfox聯合中國聯通、法國KRG智慧養老公司與成都高新區簽約,四方共同開發和建設運營“中法合作·成都國際智慧養老服務示範社區”項目。

公開資料显示,該項目總投資約3億歐元,由Sigfox和KRG智慧養老公司提供物聯網技術標準和智慧養老技術解決方案,中國聯通提供技術運營支持,開發智能居家新一代遠程養老監護系統,提供基於Sigfox技術的遠程協助解決方案,能夠觀測到可能將人員置於危險境地的跌到、不適和反常行為,實現24小時全天保護。然而,這一項目後續似乎並無進展,Sigfox藉助中法首腦會晤契機進入中國的首次嘗試沒有成功。

到2019年5月,Sigfox又一次迎來進入中國市場的契機。時任吉林省省長景俊海率領吉林省代表團訪問法國,會見了Sigfox創始人,並出席吉林省商務廳、長春市政府、神州數碼控股公司、Sigfox公司四方合作項目簽約儀式,推動物聯網合作項目落戶吉林。吉林省對智慧城市和物聯網的重視,給Sigfox開拓中國市場帶來新的機遇。然而,Sigfox依然沒能在國內落地。

此外,Sigfox還通過一些市場化手段,在國內開展零星的市場活動,如推介會、培訓等。筆者曾在《向NB-IoT和LoRa發起衝擊?物聯網創業明星Sigfox借力進入中國》一文中指出,Sigfox若固守原有的商業模式,在中國大陸將遭遇三重挑戰:無線電頻譜監管、國內合作機構和運營商模式收入低。如今來看,Sigfox在這三個方面均沒有實現實質性突破。而在同期,LoRa以其成功的產業生態策略,在中國快速生根發芽,截至目前累計節點已超過1億,在中國市場形成龐大的物聯網生態。

不過,雖然Sigfox只有2000多萬連接,但其中很多節點是行業生產經營的重要設備,如Sigfox在歐洲市場最多的節點為報警設備,其次為能源表計、物流追蹤等設備,這些設備需要保證持續在線。因此,雖然Sigfox已經進入破產保護程序,但其服務不能中斷,所擁有的這些節點承擔重要角色,因而也有很大價值,可以預計有不少機構對此很有興趣。

實際上,全球物聯網領域有大量企業走過如Sigfox一樣的歷程,從起初的野心勃勃、資本追捧到最終黯然落幕。所有企業進入物聯網領域,無一例外都被百億甚至千億大連接的廣闊前景吸引,然而物聯網作為對千行百業賦能的技術體系,其本身發展需要遵守各行各業的發展規律,需要破解大量壁壘,需要做好“長跑”的準備。

Sigfox申請破產保護,但並不意味着Sigfox價值消失,Sigfox的創新實踐給物聯網從業者很多啟發,也讓從業者們以史為鑒,敬畏市場、敬畏規律。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物聯網智庫”(ID:iot101),作者:趙小飛,獵奇社區經授權發布。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