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更多" />

春節不回家,我真的好快樂

春節不回家,我真的好快樂

天津全員核酸那天,王曉雨就決定,今年春節不回家。疫情成為了很好的借口,她再也不想面對家裡人冷嘲熱諷地催婚。每一個被當做物品兜售的瞬間,她都心如刀割。

本科中山大學,研究生南開大學,國企工作,29歲的王曉雨是很多同齡人艷羡的對象,但卻是父母眼中的“草包”——因為,“沒有男人要”。

嫌棄逐漸上升到PUA的地步,而這種攻勢在春節期間會徹底爆發,家裡的親戚會輪番上陣,有人負責勸說降低標準,有人負責保媒拉縴。王曉雨曾聲淚俱下地跟父親談判,但只換來了一句“但凡你自己有點本事,用得着我們操心嗎?”

似乎一過25歲,就再也無法純粹地享受春節。這個本該是合家團聚的幸福節日,但成為了很多年輕人的包袱。並不是不想家,而是春節回家“太危險”。

臨近春節,很多年輕人都會陷入“回家焦慮”——女孩子擔心面臨花式催婚,“大齡剩女”羞辱;男孩子會被拉入“車子房子票子”的攀比行列。

一些人在下定了春節不回家的決心后,一切焦慮一掃而空。

王曉雨早早地買了年貨,給家裡的兔子做了一個手工的小玩具,撿起了已經擱置兩個多月的自學PS技能的計劃。“一旦我想到過年期間不用串門,沒有人在我耳邊說我沒人要,只有兔子陪着我,我的內心就會無比平靜。”

春節將至,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採訪了幾位不想回家過年的年輕人,他們中有一些人希望在春節期間好好休息,過平靜的生活,為開年打工養足精神;有的人因為無力應對春節期間父母與各種親朋好友的過度“關愛”放棄回家,想要感受沒有噪音的快樂。

以下為這些年輕人的口述實錄:

A

橙子,28歲,女,北京,品牌營銷

這個春節,一個少女決定反叛

手機里彈出太原防疫政策的那一刻,我簡直有種“垂死病中驚坐起”的興奮感,“14+5居家隔離”這幾個字一瞬間變成了我的救星。

我火速退了回家的高鐵票,按捺住內心的狂喜,給我爸打了電話,說明了我到家后可能會面臨寸步難行的處境,我爸沉默了片刻,囑咐了我一些生活瑣事後就掛了。

安排好一切后,我再也忍不住了,跑到客廳跟室友們分享我不用回家過年的喜訊。

天知道我有多麼害怕在老家過年。自從我畢業之後,每年春節能享受的快樂時光變得越來越少,回家過年甚至已經變成了一種巨大的壓力。

畢業的時候,家裡人都希望我能在當地就業,我爸媽以給我買車、幫我付房子的首付來誘惑我,希望我能考太原的公務員。

為什麼要把我困在一個我並不喜歡的小城市呢?年紀輕輕的我難道不應該去大城市見見世面嗎?於是我義無反顧地去了北京,選擇了一份工資並不是很高,但能給我很多空間的工作。

“跟人合租、工資不高、沒有男人”,讓我變成了整個家族“關懷”的對象,各種變着花樣的訓導從我23歲一直聽到27歲。春節假期,變成了家裡人“噓寒問暖”的集訓。

剛開始,是我爸媽和姐姐哥哥以旁敲側擊的方式,希望我改變職業規劃,儘早考公務員。後來,他們在改變我的職業規劃上無果后,開始轉向給我介紹對象,甚至發動了所有的親戚朋友來幫我物色,家裡已經徹底沒有凈土了。

在一年一度的“幫扶橙子大會”上,我簡直像個犯人一樣,接受一輪又一輪的關心,以及看各種各樣男生的照片。如你所想,所謂的優質男生,我真的看不上。那些看似對我很關懷的親戚,根本不在乎我的尊嚴,介紹給我的男生大多過了30歲,身高勉強一米七,而我,光腳都要172cm。但一旦我表現出不耐煩或者反駁,就會成為“不知好歹”的鐵證。

這樣的日子真的是毫無幸福感可言。去年國慶節,我跟我爸媽商量,試圖改變他們發動親戚為我介紹對象的行為,結果碰了一鼻子灰。

我媽對我的工作嗤之以鼻,覺得工作不穩定是我找不到男朋友的主要原因,甚至說出“如果你來太原工作,即便沒人要我也不說什麼了”的話。聽到這句話我真的爆發了,“沒人要”三個字真的讓我很心寒。也就是在那時,我開始猶豫過年要不要別回家了,為什麼我要回家遭受這些把我的尊嚴摁在地上摩擦的事情呢?

臨近春節時,我迫於心理壓力買了車票,但我一直沒放棄尋找合理的理由退票。居家隔離的政策真的是救了我的狗命,不用回家過年我真的太快樂了。

這是我第一次在北京過年,也可能會是我近四五年來過得最平靜的一個春節。跟我合租的室友也因為政策原因沒有回家,這個春節我們都不會孤單。

我們已經制定好了年夜飯的菜單,買了不少年貨,打算在除夕當天去早市買新鮮的魚和肉,做一大桌子豐盛的年夜飯。萬家燈火時,我們幾個北漂的女孩也能享受飯香四溢。

B

劉瓊生,27歲,女,北京,自媒體編輯

我只是快樂地過日子,和往常一樣

還有两天過年,我一個人在健身房揮汗如雨。朋友們,你們能感受到在空曠健身房擼鐵的快樂嗎?我真的很想說:不用幫忙卸片,不用爭搶器材,不用聽“大佬”哇哦哇哦亂叫的日子,太爽了!

是的,在很多人忙着回家的時候,我的日常生活絲毫沒有因為春節發生任何改變,寫稿,擼鐵,乾飯,調戲小姐妹……

今年是我第四次一個人過春節,我已經非常習慣把這个中國人很重視的傳統節日當做普通的一天了。

三年前,我跟家裡人表達了想要一個人過年的想法后,我爸給我發了很流行的爛俗段子:“外面煙花綻放街坊鄰居飯香四溢 一家人牽手在大街上,你能忍住不哭就可以。”

我倆似乎進入了無限流,他越給我發這樣的段子想催我回家,我就越不想回家,以此證明我無論在哪裡都不會孤獨。循環往複,我倆都麻了。

但我媽媽對我不回家過年越來越介意。幾個月前,我跟我媽說沒有找到合適的寄養家庭,我不想我的貓長時間沒人陪,今年春節還是不回家了。當時,她徹底爆發:“為什麼別人都在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,你不能滿足一下我們?石頭都有焐熱的時候,為什麼你捂不熱?”

她提到天倫之樂的時候,我沒忍住想到了一些往事。我從初一就開始寄宿,很多次假期我一回家,迎接我的是滿目狼藉的家和打得頭破血流的父母。我每次都是默默給他們包紮傷口,收拾各種摔爛的傢具,趁着扔垃圾的時候在樓下坐好幾個小時。

這樣的情況多了,我變得越來越獨立。成年後,我就越發不依附於父母。或許,是原生家庭的一些不美滿,讓我有點孤僻。但在我這麼多年的自我療愈中,我逐漸與一切和解。我並不怨恨父母,也不會刻意親近或疏遠,團聚或分開,都順其自然,一切節日不過是人生中普通的一天,吃好喝好,此外毫無意義。

我完全不理解為什麼要營造出一種無法回家過年就會很凄慘的氛圍,在過去的幾個春節假期中,我每一天都過得充實且快樂。這個世界上就是有一群人,就像我一樣,主動選擇遠離熱鬧的節日氛圍,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。

根據我的計劃,今年的春節假期也不會跟往年有什麼區別。我家附近的健身房過年也不關門,健身計劃也不會被打亂。除夕和初一我打算給自己放假,不工作,擼擼貓,感受閑暇帶給打工人的快樂。

如果說,唯一有什麼變動,那就是相熟的一個姐姐知道我不回家之後,提前送來了餃子和好幾道菜,我能吃一頓比往年更豐盛的年夜飯,這也算是生活中的小確幸吧。

C

李欣,27歲,女,北京,廣告媒介

我想起了高三的某一天,學校停電,提早放學

我們都已經準備好要訂機票了,突然看到新聞說老家出現了確診病例,這才臨時決定留在北京過年。

剛開始還是想回去,我和我男友雖然是兩年前才認識,但老家都在新疆。原計劃是回家過年,順便把訂婚辦了,彩禮啊什麼的都已經商量好了。不回去的話,之後的結婚、置辦傢具等等都要往後推遲。

但等我們真的做好決定,和家裡也通好消息之後,心裏突然覺得很放鬆。

首先,我有一隻貓,我可不想把她孤零零扔家裡。雖然她是可以獨自生活個十幾天的,但一想到我會天天查家裡的智能監控,看她都在干什麼,就覺得特難受。這下好了,我27號就開始休假了,提着貓到了和男朋友的新家裡。

其次呢,帶男朋友回家過年,仔細想想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我看我男友還挺放鬆的,怕是沒有好好琢磨——你想啊,過年走親戚,到時候我男朋友肯定就像動物園裡的猴子,我們倆也得把自己的事情一遍一遍又一遍地說。

而且過年不比平常,不光是平時經常來往的親戚要見。比如我家,我其實和我爸爸這一支的親戚更親一些,如果我光帶男友去這一支串門,我媽媽能高興嗎?自然,我媽媽的親戚那邊,我倆也都得去看看。但平時已經不太熟悉的親戚湊一塊吧,其實挺心累的。

過年呢,我倆也沒什麼計劃,他也提前休假了,我倆會一塊待10天,最多是一起逛逛博物館吧。其他時間宅着就很好啊,我是做廣告媒介的,前段時間沒日沒夜地趕項目,身心俱疲。他有台PS遊戲機,我這幾天就天天打遊戲,這樣過年真的太快樂了!

餃子嘛,還是要吃的,不過今年我們準備在超市隨便買點。去年因為疫情我也在北京過的年,心血來潮自己包餃子,韭菜沒有汲水搞得包的時候很狼狽,味道也出奇的難吃,今年不包了……

自從2012年上大學開始,回家的次數就很少了,上了班更是。確實是想家的,但是要我選的話,就算回家也最好別是在過春節的時候。我家過年有一套規矩,大年三十吃年夜飯,大年初一開始,按照輩分一家一家串門,大人們對這套“串門流程”有相當的執念。

諸如此類的執念,大人們有很多,雖然我也理解,但每次陪同踐行的時候其實很痛苦。今年逃過這一回,心裏很放鬆。我記得上高三的時候,有次學校停電了,晚自習取消,測驗也不用做了,六七點班主任就讓我們放學了,就是那種感覺吧。

D

楊靜嘉,25歲,女,上海,行政

單身女孩子回家,就是“羊入虎口”

去年過年回家的時候,我認識的一個老闆娘非要給我安排相親。

說實話,我是恐婚的,但是在我山東老家,人情是一件特別要緊的事情。有個朋友之前被我介紹到老闆娘那裡工作,她也大力勸我去試試。不好拒絕,我答應了。

去之前的一晚,我還和老闆娘發信息說,我高考都沒這麼緊張過。對我來說,相親就是向著結婚去的,目的性特彆強,太有壓力了。

見面那天,老闆娘和朋友也陪着我,我沒那麼緊張了,但就全程尷尬。老闆娘為了給我們製造機會,還拉着我朋友去做美甲,支我和那個男孩去買奶茶。不過我確實沒覺得那個男孩是我喜歡的類型,再加上氣氛尷尬,匆匆買完奶茶就回去了。

之後,老闆娘讓我加了他的微信。但是他通過驗證之後,連着好幾天一句話也沒說過。這期間老闆娘還會問問怎麼樣了,我就截圖給她看。

過了幾天男孩突然聯繫我,是直接打視頻通話過來的。而且是說要一起吃飯,他馬上就到。

哪有這樣的?我沒去,也和老闆娘直接表達了拒絕。

這件事基本上可以說明我過年不想回家的原因——催婚。而且這種催婚,第一範圍很廣,只要一回家就被包圍,不光是親戚,就連鄰居或者像我認識的老闆娘,都會給我張羅。

第二質量堪憂,我這個年齡在上海是年輕小姑娘,回了老家就是相親都嫌太大的。大部分被介紹來的男孩都比我小,而且好像男孩只要身高一米七、鼻子眼睛不歪,就是優秀。

我不讓父母給我介紹對象,我父母相對謹慎,但也沒放棄。我不在家的這一年,他們自己會去見一些男孩,看上了就會給我發照片什麼的。

有一次,我爸爸給我發來一個男孩的照片,我看完就哭了,是真的哭了!那個男孩看起來面相特別凶,我不理解,我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也是有追求者的,自認不算多漂亮多優秀但也不算差,怎麼現在連我爸爸想給我介紹的對象都是讓我看着都害怕的?真的是我自我認知有問題嗎?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?

這種自我懷疑,我在上海獨自生活着的時候,是不會有的。

就像我和男孩的後續進展老闆娘會關心會問,我甚至還得截圖給她看一樣。在老家被安排相親,就是整個過程都被盯着的。見了一面,還見第二面,大家就會覺得倆人有戲;見了三次四次,大家就基本確定倆人成了;交往個半年一年,這事兒就基本“定了”,就差不多要定親了……

我現在就是拖着。上次我爸看到我哭了,也變得更小心了一點。我對我媽媽還有些愧疚,催婚這件事,她是最體諒我的,很多事情其實她都幫我擋下來了,我知道,我會覺得很內疚。所以過年怎麼會不想回家和我媽過呢?還是想的,但是現在回去就是羊入虎口,我寧願在上海待着。

還好我親姐姐也在上海,過年我去她家。

她以前被催婚得更慘,有次媒人就坐在家門口不走,非要給她說媒。所以雖然她現在結婚了,而且還是相親認識的,但是她懂我的難處,她不會催我。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字母榜”(ID:wujicaijing),作者:武昭含 畢安娣,編輯:武昭含,獵奇社區經授權發布。

评论已关闭。